2011年1月30日星期日

2011-01-29 遠征紅石門

新界東北一帶擁有別具特色的景觀、岩石、海岸,一直以來吸引了不少行山人士的喜愛。其中遍佈紅紅岩石的紅石門,更是筆者一直希望到訪的地方。難得天氣非常晴朗,決定一遂心儀已久的目標,由烏蛟騰出發,經上下苗田,進入迷椏走廊,橫越馬尿河、黃竹涌、牛角涌,大水湖,而到紅石門。意想不到除了千變萬化的紅石門外,還有印洲塘大水湖等醉人的景緻,實在非常吸引。

早上十時來到烏蛟騰,只知今天的行程不短,稍作整理便立即出發。沿小徑經九擔租、上下苗田,不用一小時便來到一塊警告牌前,牌後的山徑便是迷椏走廊的所在地。聽聞這段山徑有十分多分岔路,所以有「迷椏走廊」之稱,但只要小心留意布帶的指示便可以了。沿徑上走,初段是穿梭在綠林隧道裡,雖然樹叢茂密,但是路徑明確,而且上落差不大,不算難走。上走山嶺,走出樹林,也可以欣賞身後的吊燈籠,稍作休息。







越過山嶺,便來到馬尿河的上游,橫過溪澗,再在樹林裡向前走,接上黃竹涌,山徑不斷在小溪的兩邊穿插,而且引路布帶之多,令樹林裡添上了繽紛的色彩,也算蔚為奇觀吧。離開黃竹涌,再上走約十五分鐘,便登上山頭。此刻的景觀即時令人嘆為觀止,整個大水湖就在疊疊山嶺中被包圍,一岬輕扣著一岬,就好像在扣人心弦。海岸染成一片淡紅,在溫和在陽光、翠綠的山嶺、蔚藍的天空下,正好繪畫出一幅美不勝收的圖畫。





面對如斯美景,實在叫人留戀,雖然路途甚遠,但單是這一景,已經完全值得了。續往山下走,來到海邊附近,正是黃竹涌的下游,一口清澈的大潭吸引著旅人的目光,如在炎夏時節,必可以消暑一番。沿溪直下海邊,看見微弱的溪水緩緩進大海的懷抱裡。跨過澗道海岸,再往山腰走,穿插在樹林當中,但見山下的大水湖不時呈現在眼前,不同的角度,都帶來不同的變化,實在令人目不暇給。









在山腰走一會,便再次下降回海邊,亦是大水湖的盡頭。此處深藏在重重海灣內,近看就好像崇山峻嶺裡的一個平靜水湖,難怪命名為大水湖了。欣賞過大水湖的美景後,便要再往山上走。山徑的樹叢依舊茂密,但是路徑明顯,而且每到岔路口,都會有大量的布帶作指引,相信也不難會走錯。大約半小時的路程,穿林下山,便來到紅石門前的大魚塘,經過一所廢屋後,終於來到紅石門了。







紅石門果然名不虛傳,赤紅的岩石遍佈,與四周的景色形成強烈的對比,可惜兇猛的白雲把柔弱的陽光遮蔽了,令這些紅石只染得一片淡紅,濕潤的石頭才顯得有點鮮紅,難免會有些失望。幸好,有了對岸的往灣洲和背後的藍天白雲作為襯托,才為略為失色的紅石門挽回一些分數。千里迢迢,難得到臨遠地,當然不忘多走一些,沿破舊的堤壩往盪排頭進發。正在越過堤壩的同時,卻發生了一場動人的變化。





原來就在此刻,本來柔弱的陽光已反敗為勝,把綿綿白雲殺得落花流水,並將它燦爛奪目的光輝盡情投射到大地身上,這一刻的紅石門,在金光閃閃的陽光下,爆發出血紅般的色澤,染遍大地,曾被海水沾染的紅石,其色彩就如血染大地一樣強烈。就在一片血紅、翠綠、湛藍的交融下,構成一幅艷麗的圖畫。紅石門的魅力,此刻已發揮得淋漓盡致,只是數分鐘的變化,已令人猶如渡過千變萬化,這種扣人心弦的快感,已令人回味無窮。

















隨著時間的流逝,只好告別美艷的紅石門,踏上歸途去。原路回走至山上的小徑,此時決定向左走,經過紅石門村的大水壩。此水壩正好位處牛角涌的中游,匯聚溪水,並供應給吉澳的居民使用。可是隨著時代的變遷,此水壩已經荒廢了。走進塘邊,一潭死水,更倍感蕭瑟荒涼。離開水壩,續走明確的山徑,奮力上登,約花半小時,終於接上環湖的大路了。







時值下午,正是適當的時機欣賞遠方的疊疊重山。以屏風黃嶺八仙為首的山脈,孕育出多條支脈,每一脈都輕輕伴著另一脈,在一片薄霞間,崇山峻嶺已變得層層疊疊,不禁令人駐足細賞。續走平緩的郊遊徑,繞過觀音峒,來到大峒。此刻選擇下走石級,很快便接回下苗田。沿山徑續走,經過九擔租,回到烏蛟騰,已差不多是日落時分了,靜候疏落的小巴,為難忘的旅程劃上完美的句號。






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注意: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。